Lattice🕊️

不授权抖音快手~
如果看见盗图请告诉我 方便的话请帮忙举报一下
谢谢你呀♡

[杰园]六月三十一日

•冷面大副×海盗船匠

•意义不明没有逻辑的小短篇,可能存在意识流。

•是旧文重写。为什么发文?因为画不出来()

•ooc有

•欢迎随意脑补和yy





“…先生……!”船匠失声尖叫。平日里坚忍桀骜的神情顿失。


她猛然睁眼,喘息未定。


她又看见了那位大副。多少个夜晚,他就那样出现在她身前——就像那天一样,优雅冷漠的模样,双手缠绕着血淋淋的绷带。她看着本该砍到她身上的利刃就那样刺穿他清瘦的身体。


大副回头,她却看不清他的面容了。


他在微笑,对她微笑。她确信。


尽管她从未见过。


一切都是那样地真实,以至于船匠仿佛感觉到冰冷的血飞溅到自己的脸上;以至于船匠再不敢合眼。


船匠摇摇晃晃地起身打开窗。春末夏初潮湿咸腥的海风轻轻扑到她脸上。


今夜的海静得令她更加不安。


她终究熬不过疲惫伏在窗边。她又看见了大副的背影。


大副转过身望向她……她终于见到了大副的笑颜。淡淡的清冷的微笑。她感到温暖而恍惚。大副胸口别着的染血徽章被一支蓝色的花所代替。她看见大副的唇语:


“再见。”


船匠一直以来努力抑制的眼泪猛然间止不住地流,她的坚强被冲刷殆尽。此刻的她是一个心碎了的小姑娘。


“大副先生……”她呜咽着终于发出了声。


“这可不像你。”熟悉的冰冷语气缥缈得像海水退潮的声音,又好像多了一丝温柔,“……我会回来的。”


大副的身影与微笑飘忽不定。


“……会的。会的。先生总有一天会回来的。”船匠梦呓般喃喃着。海风拂拭着她湿漉漉的脸庞。她看到大副向她伸出手。


“那一天很快就会到的。”似乎是大副的声音。


“我等你。”船匠也向前伸出手。她不确定自己的表情是不是真的在笑。两人的小指重叠在一起。


到那一天,她要用章鱼狠狠地捉弄他,作为惩罚。


到那一天,她要告诉大副那句藏了很久的话。


“那一天……”


-fin.-


评论
热度(8)

© Lattice🕊️ | Powered by LOFTER